媒體推薦

新聞報導

電視節目

網路媒體

 

雜誌介紹

天下雜誌
元榆牧場 科技人賣衝浪雞 讓牠自由

天下雜誌625期 
 
 

元榆牧場的雞不會衝浪,卻住在如大海般奔放自由的環境。養雞世家的新生代,看中食安意識抬頭的商機,走出一條不同的路,讓雞活得健康有朝氣,也讓消費者享美食無顧慮。

沿著台17線轉入產業道路,車子彎了幾個彎,野草叢中迎面而來的是數不清的圓形石碑,碑上用標楷體雕刻著名字,背後是一個又一個凸起半圓狀的墳墓。

皮膚曬得黝黑的陳立言,握著手中的方向盤,習以為常地轉了幾轉,空氣中還來不及飄散出混雜雞屎和肥料的腥味,他已經跳下車,打開柵欄門進入牧場內,滿場響起咯咯咯的雞叫聲。

這是位於高雄彌陀區的元榆牧場。

佔地廣達2000坪的牧場,放眼望去滿是有著鮮紅雞冠、全身黑得發亮的黑羽土雞,棟與棟之間的空地以鐵欄圍起,雞隻悠閒散步,而樹蔭遮蔽的陰涼處聚攏最多雞。

用衝浪精神養雞

元榆牧場是3個年輕人的創業夢想所在。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畢業,原本在百大科技公司工作的陳立言,厭倦了一成不變的生活,回到彌陀家鄉休息充電,但跟著養雞的父親接觸家畜產業後,萌生出創業的想法。

他的太太莊又端是長榮航空國際線空服員,飛往世界各地包括杜拜、巴黎等地,十足是個都會女子,婚後卻搖身一變,戴起斗笠、穿起袖套。陳立言隨後又找來同樣愛好衝浪的朋友江本渝,3個人一起打天下。

陳立言:我愛衝浪,愛好自由、愛好大自然,把這股精神放在養雞上,我們要用自己的品牌力,讓消費者安心。

因為年輕、用心,成為農業局長蔡復進最常掛在嘴邊介紹的牧場。

「牧場登記可飼養32000隻,但我們只養3000多隻,」陳立言說。傳統養雞場1坪養28到35隻,堅持「友善養殖」的元榆牧場,平均1坪養不到2隻雞。

喜歡衝浪的陳立言,養雞自有一套哲學。「我愛衝浪,愛好自由、愛好大自然,」陳立言笑起來有種大男孩的燦爛,「我想把這股精神放在養雞上。」

用自由自在的精神養出來的雞,取名為「衝浪雞」。喜歡乘著衝浪板在海裡來來去去,他希望雞也能無拘無束地生活,夏天天氣熱吹電風扇,冬天就開瓦斯燈取暖。

「西班牙有伊比利豬,台灣有衝浪雞,」3人心中有個偉大的藍圖。辦公室的門上貼著:元榆自然、源於科學、緣於低脂,說明創業的價值理念。

當個不一樣的雞農

「他家是養雞世家,不可能養不好,」農業局科長梁銘憲說,但一樣是養雞,陳立言有更多點子。

不但透過社群網站和不同行銷通路合作,也發展熟食加工,「這是他成功的地方,不然他就是個平凡的養雞農,」梁銘憲說。

當初回到彌陀,雖然父親一輩子養雞,陳立言卻很陌生。「剛開始要學解剖,因為雞隻一旦生病,愈快判斷並對症下藥,才不會大量死亡,」從環境消毒到傳染病防疫,他全心全意投入。

但因大環境變化太快,陳立言尋思唯有和別人不同才有機會。

以台灣土雞來說,2004年消費量還有27.9萬噸,到2013年僅剩20.9萬噸,需求量減少的因素是土雞和肉雞的肉質差異不夠大。

一般肉雞飼養5週即上市,土雞約10到12週,做出區隔的第一步,要從增進肉質做起。元榆將養雞週數延長到16週,足足有4個月大,而低密度飼養空間也讓雞隻多運動。

大環境變化快,唯有和別人不同才有機會。養出讓消費者安心的雞透過社群網站和不同行銷通路合作,也發展熟食加工,這也是他成功的地方。

以性成熟的公雞而言,攻擊慾望強烈,太冷、太熱或營養不足都會打架,良好的環境自然會減少傷亡率。

差異化的第二步是養出讓消費者安心的雞。一般雞農多會在飼料中添加藥物,但元榆牧場的雞不投藥,而是每天早晚兩次自動噴霧進行環境消毒。

消毒水會降低環境中細菌含量,低密度飼養也會降低致病率,透過環境管理進行防疫控制。同時每天固定巡視雞舍,一發現有羽毛脫落、出現病態的雞就挑出來隔離安置。

「我們是用設備和數據管理牧場,」同樣因為衝浪而有著黝黑皮膚的江本渝說。

他們將過去工作所學,全應用在雞舍管理。除有半自動化設備,定時供應飼料和水,同時根據每天的雞隻損耗或死亡紀錄進行數據分析。

因飼養期較長,不僅成本高、風險更高,育成率僅七成,陳立言在過程中和父親有很多衝突。但他們始終堅持,要讓消費者吃到有「正宗土雞」味的衝浪雞,而「健康安全」是必備條件。

退役空姐洗手做料理

除標榜友善養殖、不投藥,元榆牧場更採多角化經營打出熟食。官方網站除標榜黑羽放山雞,有截切好的生鮮雞胸、雞腿,還有滷雞心、手作雞翅、私房滷雞腳,以及剝皮辣椒雞湯等,全是莊又端跟著婆婆,一樣又一樣嘗試做出來。

「每次做出新產品都會給員工試吃,唯有最棒的味道才會推出,」莊又端在婚前從未進過廚房,連整隻雞的樣子都沒看過,如今卻著手做料理,採急速冷凍、真空包裝,宅配到台灣各地。

增加熟食主要是預期消費模式改變。「年輕人不會去市場,其次是現代人希望吃得方便,健康又好吃,」陳立言看準機會,將生鮮、熟食都做成小包裝,以攝氏零下24度急速冷凍,維持新鮮度。

現在他們又有新想法。雞舍周邊不顯眼處掛著小型攝影機,整個牧場數數有16支,「將來網站架設好,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養雞過程,連飼養紀錄都會公開,」陳立言說,「我們要用自己的品牌力,讓消費者安心。」

3個年輕人的企圖心旺盛,他們想要翻轉的是畜產小農的未來。

● 更多內容,請見天下雜誌 625期《幸福臺灣味 》>>

元榆畜牧場:創造吸引年輕人的農業

2017/04/01 文‧攝影/莊桓昌•產品開發部產品專員 插畫╱達非設計企劃工作室•Hui

▲雞舍外裝設棲架、規劃運動場,給雞隻休息、運動,讓雞隻強壯、不易生病。

初次拜訪位於高雄市彌陀區的元榆畜牧場,前來迎接的陳立言是第二代管理者。他熱情地泡茶招待,父母則在一旁聆聽我們的對話。當談及配合細節時,養了三十年土雞的父母,眼看兒子對合作社的要求和規範,一副全力配合的態度,終於按捺不住擔心的情緒。

「停藥兩週就很安全了,為什麼要停到五週?」「我們保證符合你們的檢驗標準,為何還要限制雞隻來源?」父親陳寒瑜關心地問。看著專精於飼養管理、動物營養的陳寒瑜,以及充滿理想、立志扭轉產銷現況的陳立言,兩個世代間的激盪、協調到互相理解,眼前彷彿交織著一段產業升級的前奏曲。

201704_元榆牧場 (2)

▲管理者陳立言,年僅三十歲出頭。(攝影/元榆畜牧場)

一家人的志業

早在一九八六年,陳寒瑜即投入土雞養殖,並且憑著養雞技術的精進、防疫觀念的重視,飼養規模曾擴張至三十萬隻以上,甚至還設立飼料廠,專門生產自家土雞所需的飼料。

「我小時候常常被叫去飼料廠幫忙呢!」陳立言回憶搬運飼料的往事。隨著規模擴張,也漸漸面臨初級產業位於郊區的普遍問題:缺工。許多工作只好由生產者一家人扛起,一忙就忙到晚上九點以後才能休息。忙碌的生活,逐漸讓陳家人感到毫無生活品質可言,便決定將飼養規模縮小到目前的十五萬隻土雞,五座雞舍主要是黑羽土雞,偶爾飼養紅仿土雞,並結束飼料廠的營運。目前,除了供應主婦聯盟合作社的雞舍為低密度飼養,其他則為一般密度飼養。

近年來,臺灣的土雞產業颳起了一股由大企業主導的「契養」【備註1】旋風,改變了過去由盤商逕向雞農收購土雞的產銷模式。由於這些大企業多半同時擁有飼料廠、屠宰加工廠,挾帶整合上下游產業鏈的優勢,透過與雞農契養的作法,不但壓低了生產成本,還利用凍存法調節供應量,進而掌握整個市場。元榆畜牧場,同樣捲入契養的浪潮之中。「契約養殖其實並不是壞事,對於農民來說,會降低飼養風險,但也只能領到微薄的代工費,這樣子,農業會變得越來越不吸引年輕人回來。」陳立言解釋道。

201704_元榆牧場 (4)

▲雞舍裡裝設棲架,採低密度飼養,讓好動的黑羽土雞過得舒適、健康。

原本從事科技業的陳立言,當時看到父母親和周遭的雞農,常常只能任由大企業或大環境所擺佈,因而想創立一個品牌為農民發聲,讓消費者能夠看見農民最真的食材。對陳寒瑜而言,同樣有感於無論雞養得再好,再怎麼嚴格管控藥物殘留、雞肉品質,出了畜牧場變成別人的商品後,在消費者眼中是看不見差異的,因此相當支持兒子,並空出一座較小的雞舍,讓陳立言去實踐他的理念。

讓產品不只是產品

幾乎,合作社的每個規範皆與生產者原本的生產模式不同。陳立言說:「在合作洽談上,你們有很多堅持的地方,但也聽得進去我們的難處,會替我們農民著想,並從中取得一個平衡點,來達到整個市場的需求。也是讓我們學習怎麼做,才可以符合健康無毒市場的機會。」

剛返鄉養雞的年輕人,即使再怎麼懂養雞,也和絕大多數養雞業者一樣,對後端的加工、商品化過程了解有限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摸索,雖然已將產品推上網路販售,甚至也曾與其他銷售通路接洽,但是,「不管是網購消費者,還是其他通路業者,他們真正想要的還是只有便宜的價格,對生產過程並不重視,甚至也不想去了解。」陳立言道出產業的另一面真實困境。

相較之下,當時合作社決定與元榆畜牧場合作,不但從養殖面進行規範,也協助生產者一起尋找及篩選合適的屠宰場、分切場,並與加工廠議定各種加工流程的細節,幫助生產者將「原料」轉化為「產品」,同時也帶給社員們最大的保障!

201704_元榆牧場 (3)

▲元榆畜牧場共有八棟雞舍,每棟中間空地為土雞的運動場。

合作社的黑羽土雞

傳統上,黑羽土雞屬中南部地區較偏愛的雞種,個性較活潑好動,體型不像市面最常見的紅仿土雞、黃金雞長那麼快,因此肉質也較為結實有嚼勁,是燉雞湯的首選。近年來,由於土雞品種改良、市場需求等因素,飼養時間有逐漸縮短的趨勢,雖然可降低生產成本,卻使得土雞慢慢失去了原有特色,變得越來越像白肉雞了。

供應合作社的黑羽土雞,採兩階段飼養:從雛雞到上市體型階段(約十二週齡),按照一般飼養方式於指定養雞場飼養,達到上市體型後再搬移到元榆畜牧場的無用藥雞場【備註2】,繼續飼養五週以上才屠宰。延長飼養的這段期間,正值雞隻性成熟階段,此時公雞特別好鬥、母雞則開始生蛋,這些都影響生產成本甚鉅,但如此才能達到最完整的退藥,且顯著增進土雞該有的風味和口感。除了飼養過程的悉心照料外,後段處理也指定於產銷履歷或CAS認證的屠宰場、分切場進行,並與加工廠議定雞肉須為當日首批生產,杜絕交叉污染的可能性。

【備註1】契養模式,包括契養主與雞農簽訂契約,以保證價格收購雞隻;或者雞農只提供雞舍、養雞的勞力,其他如雞隻、飼料皆由契養主提供,故也稱為「代養」。

【備註2】即整場使用空白飼料;空白飼料為經由不添加任何藥物的飼料生產線,所生產出來的飼料。

原刊登於《綠主張》月刊,2017年4月,162期